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我和你的童话不完美 所以摧毁——专访癫狂收音机  

2010-10-25 20:53:02|  分类: 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你的童话不完美 所以摧毁——专访癫狂收音机 - PJ -

1.先介绍一下乐队现在的成员。并用一句话概括各自的特点。

大家好,我是癫狂收音机乐队的主唱郭炜,其他成员还有吉他手雷震寰、阿迪亚,贝斯手及和声张海啸,鼓手李跃鹏五个人组成。

先来说说我自己吧。性格比较开朗,但有的时候又比较内向,经常发掘不同的音乐风格和专辑并把这些介绍给乐队成员,主要负责乐队作品创作以及一部分演出工作,做事比较细心,而且对音响工程方面的工作非常感兴趣,经常帮大伙维修各种设备上的小毛病。

吉他手雷震寰,性格开朗,为人谦虚和蔼,对待朋友非常热情,精通各种吉他贝斯设备,可以说属于我们乐队的设备工程师,个人在音乐的喜好方面比较广,尤其是对布鲁斯风格,金属金属,后摇滚风格特别感兴趣,在音乐创作方面也有他自己独特的理解和概念,同时也负责乐队的外交工作以及一部分演出工作。

吉他手阿迪亚是我们乐队年龄最小的一位成员,加入这支乐队时间比较短,但是现场表现非常有张力,是一个非常有激情的小伙子,这点可能是因为他是一个蒙族小伙的原因吧,哈哈!除了这些,他的吉他演奏技术也是非常的出色,个人的吉他风格比较偏向金属那方面,在乐队的最新作品《战无不胜》的创作里,他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总体来说阿迪亚属于那种年轻有为的好青年。

贝斯手张海啸,性格比较安静,为人谦虚和蔼,对朋友也很热情,主要负责乐队和声部分以及歌词的创作,研究过大量的情绪音乐,对乐队音乐创作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个人比较精通人文历史以及军事知识,在现场表现方面也特别的有感染力,通常可以给人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鼓手李跃鹏,性格开朗幽默,年龄在我们乐队里相对比较小,但是是一个非常负责人的乐手,技术出众,在现场表现方面很有张力和激情,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鼓手。

2.情绪嚎叫在欧美地下音乐圈里已经非常流行,甚至可以说占据了很大的比例,但在国内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甚至可以说还没有发展,看整个国内地下音乐,情绪嚎叫乐队也为数不多。作为走在国内情绪嚎叫最前沿的你们,给大家介绍一下这类风格在国内的发展。

郭炜:是的,这种风格确实在国内的地下音乐里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但是不代表这种风格不是好的音乐,我们做这种风格也是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喜欢,在2004年我们第一次接触到这种音乐的时候,我们在那一刻就知道了我们应该去追求什么样的声音,我们不会在乎结果,幸运的是我们制造出了一些受别人肯定的声音,我们还会继续我们的工作,并把它做得更好,只是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接触到这种风格,并喜欢上这种风格,从而关注我们本土的这种音乐,总体来说中国的摇滚乐正在向好的方面发展,我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3.我个人觉得你们是国内真正意义上的一支情绪嚎叫乐队,在国内类似风格的乐队中你们有着独特的个性,虽然你们的音乐已经具备了国际水准和气质,但在国内却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有没有觉得这样的位置很尴尬?乐队的其他成员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郭炜:这点就印证了之前的那个问题,我们认为原因有两个方面吧。

第一个方面来自我们自身的原因,从一开始的乐队包装方面我们做的就不够,其次没有做太多的宣传工作,仅仅只是在网络推广,其次就是我们缺乏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大型演出。

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之前说的情绪音乐在中国的普及性问题,其实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接触过这种音乐风格,没有了庞大的氛围,自然而然我们得到的关注度就会很有限。相对流行摇滚,这种风格包括类似的硬核类风格确实需要一定的时间让更多的人接触到,逐渐转为接受,再到最后的关注、喜爱。而这方面需要更多的媒体去共同推广这种音乐,这种工作不是靠个人或者某个乐队可以去完成的。

总而言之,在国内这种风格确实在慢慢的普及,我们也希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种风格,关注我们。

我和你的童话不完美 所以摧毁——专访癫狂收音机 - PJ -

4.我们知道癫狂收音机是国内第一支中文情绪嚎叫乐队,而新发布的单曲《战无不胜》更是结合中国历史,表达了对中华民族的反思,我将其定义为中国风情绪嚎叫,你对这样的定位如何看?乐队的创作有刻意往中国风上靠吗?

郭炜:哈哈,我想每个听完这首歌的人都会自己的看法,没错,这首歌又是一首中文作品,结合了很多的人文历史事件,我们其实就想把它作为一首励志的作品,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在音乐上有所创新,尤其是歌词方面,歌词是一首歌的灵魂所在,我们想通过这种音乐,让更多的人认识自我,认识自己的民族。“中国风”这个形容词我们觉得很酷,哈哈!!

5.从乐迷的反应来看,大家都非常喜欢《战无不胜》。《战无不胜》不但将Screamo的狠硬猛发挥得淋漓尽致,更是结合了中国古代战场流传下来的豪迈情怀。乐队往后的乐队会往中国风上发展吗,或者继续尝试这样的曲风?

郭炜:非常感谢你这么评价这首歌,看来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哈哈!我们不会单一的把作品定义在某种“风”上,我们会根据我们的想法围绕这种音乐风格去做不同的尝试,也许我们以后还会创作类似“中国风”这样的作品。

6.个人非常喜欢《战无不胜》中对各种历史典籍的融汇串联,而且语言非常精简到位,词作者是哪位成员?给我们详细介绍一下他。

郭炜:这首歌词创作方面是由我们的贝斯手张海啸来完成的,看得出他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他精通中国的人文历史,包括世界军事方面也有自己很深的见解。有很多的朋友下来反馈说这首作品的歌词部分给他们印象最为深刻,其实这点也是我们在这之前所希望看到的。海啸的和声在现场也很有渲染力,毫无疑问他是我们乐队的一名得力大将,哈哈!!

7.乐队从03年到现在,从That's Allright》到《微笑》到《格式化》再到《网络歌曲》再到《战无不胜》,每一首歌都能看到你们明显的进步,音乐也越来越重,到了《战无不胜》旋律被弱化,几乎都是嚎叫。这个过程想必是充满了艰辛,能说说乐队成长过程中的故事吗?最艰辛痛苦的时候、最巅峰的时候?

郭炜:呃!! 是的,这个过程确实让我们吃尽了苦头,好在音乐上没有让自己失望。这支乐队组建于2003年的夏天,那时由主唱兼贝斯郭炜一手组建,最早乐队的风格定义为pop punk,最初的阵容是3个人的标准配置,2004年乐队由于第一次人员的变动带来了音乐风格的变动,2005年有了That's Allright,在那时定义了这支乐队的风格,再后来又是频繁的换人,走过了很多的坎坷,伴随着一首首作品的诞生,最终人员定在了现在这个整容上。

要说最糟糕的时候,那是2006年,因为那年主唱郭炜的声带有了问题,主唱离队整整一年,甚至有很多人怀疑这支乐队还能不能再继续下去,甚至找来了新的主唱,而且很有意思的是这支乐队在这之前每个成员都曾离开过,在网络找到的照片中体现的也是不同的时期不同的成员。在那年前贝斯手童飞和前吉他手郭小飞付出了很多,才得以让这支乐队继续维持了下去,2006年可以说是这支乐队最为混乱的一年,任何事情都是那么的糟糕。

对于我们来说最巅峰的时候,莫过于2009年,哈哈!因为那年的巡演很成功,新的成员、新的作品、新的朋友,有太多的回忆。

我们认为乐队换人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同时这种矛盾又被我们所理解,因为这种地下音乐本身就很难带来物质回报,至少在国内是这个情况,本身这支乐队的所有人没有一个是来自北京本地的,完全凭借这自己的热情去维持,但是往往这个操蛋的现实不给你选择的机会的时候,你不得不放弃,曾经的那些成员那些回忆,都深深的刻在了我们彼此的脑海中,也是一个美好的回忆,无论如何我们还将继续下去,继续我们的旅程。

8.03年到现在,乐队发布的作品很少,但每一首歌都代表着一种精神,说说你最喜欢的作品以及关于它的故事。

郭炜:这个问题非常的巧合,相对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比较喜欢《格式化》这首歌,至于我喜欢它的原因在于它的结构,我认为相对之前的作品显得成熟一些,这首歌也是一首内心的独白,在创作这首歌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状态都很糟糕,也关系到前成员离队的事情,在这种混乱糟糕的状态里不知不觉这首作品就有了最初的想法,再到最后花了1个月时间不断的修改,最终填词定稿。但是也有一些朋友反馈,告诉我们他们更喜欢之前像《微笑》以及《是否还有存在》这样的作品,但是我们明白我们不能一直停留在现阶段,我们应该多做不同的尝试,这样我们才可以进步。

我和你的童话不完美 所以摧毁——专访癫狂收音机 - PJ -

9.《洛丽塔》是一首非常柔情的歌曲,似乎是在纪念一种情怀,非常喜欢前任bass童飞现场弹唱的感觉,能说说关于《洛丽塔》的创作背景,以及童飞的故事吗?

郭炜:哈哈,其实让我们自己来说这首歌是最不能代表我们风格的一首作品,其实,这首歌在2004年的时候就有了框架,但是一直没有去完成,最早这首歌是主唱写给自己女友的,那时候只有旋律和框架,可能是因为个人感情的作品,主唱一直没有在乐队里正式的去对待这首歌,直到后来前贝斯手童飞的加入才正式把这首歌拿出来重新修改,然后把主题定在了小说《洛丽塔》中的主人公洛丽塔上,那时候主唱和童飞都看过那部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感慨颇多,根据那部电影,确立了主题,确立了框架,填词,定稿。

没错,童飞的声线非常适合演唱这首歌的主歌部分,而且他完成的非常出色。

很遗憾,童飞于2009年的年底因为个人的原因离开了乐队,说起童飞我们大家都很想念他,至少目前这个乐队里的雷震寰和张海啸还有郭炜和童飞一起完成了2009年的全国巡演,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童飞是个很细心的人,2007年和2009年这两次巡演里他一路上操心最多,小到叫大家起床,大到给乐队安排住宿以及乘车路线,各种事情他都完成的很出色,在音乐方面他也非常有才华,尤其是他天生节奏感出众,音乐意识也非常到位,再加之非常有激情的现场表演,每每演出都能给每一个看过癫狂收音机现场的朋友留下深刻的印象。

虽然现在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里过着不同的生活,但是我们经常联系,望大家都能开心的过好每一天吧!

10.《格式化》出来的时候我就想,不得了了,活脱脱一支国内的Underoath。觉得你们在这首歌里,对Underoaht的借鉴非常大,无论从和弦的走向还是节奏的变化上。对这点怎么看?

郭炜:哈哈!过奖了!你说的没错,我们对外界从来没有否认过UnderOath对我们的影响,他们确实是一支非常伟大的乐队,影响了当今世界上很多一线的Screamo乐队,他们目前在美国其实还是处于半地下的状态,他们是一支真正意义上追求音乐的乐队,不像现在好多所谓时尚的Screamo乐队一窝蜂的都在模仿“螃蟹核”,追求更加沉重的“Break Down”,而UnderOath他们从形象再到音乐给人一种真正摇滚的精神贯穿在其中,有这种精神的乐队越来越少,很多都是只是皮毛,缺乏内在,事实上UnderOath已经不单单是一支乐队,确切的说是他们定义了Screamo这种风格,所谓的经典就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事物才能称得上是经典!《格式化》确确实实是受他们影响最深的一首作品,其中不单单有UnderOath的影子,我们也结合了一些别的元素,这样的结合以后还会有,或者更为夸张和跳跃。

11.非常遗憾2010年的全国巡演,在第二站天水摇滚音乐节后因为嗓子发炎被迫暂停了。以前嗓子有发生过类似问题吗,会不会影响乐队以后的发展呢?

郭炜:啊!!是的,很糟糕,我们谁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毕竟太耽误乐队的进程,其实在这次巡演开始之前吗,嗓子就因为之前过度的排练和演出让声带有了损伤,一直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直到巡演开始,在第二站结束的时候我告知大家必须终止演出,大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这之前我们提到过2006年的时候我就因为嗓子的原因退出乐队整整一年。但是这次应该不会像2006年那么糟糕,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希望一切都能够顺利,用不了太多时间应该就能恢复!!

12.嗓子恢复得怎么样了,预计什么时候巡演继续上路,演出的站点会有什么更改呢?

郭炜:医生说是慢性喉炎急性发作,针对这种职业也是一种极为常见的病,最重要的就是注意休息,其实在国外有这样问题的主唱不下少数,只是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用嗓的方法和经验。目前主唱的情况正在缓慢的好转,再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应该就没有大碍了。预计重新上路的时间我们可能会安排在年底,我们想充分的准备好,演出的站点也可能会重新制定,至于这次巡演的推迟,我们要对关心和支持我们的朋友真诚的致歉,望大家可以谅解!

13.非常惊讶地发现2010年的巡演路线里有新乡一站,这个演出地点在国内乐队的巡演路线上非常陌生,你们是怎么想到要去新乡演出的呢?能谈谈新乡的音乐环境吗?

郭炜:首先对那里音乐环境的情况非常不了解,制定这一站也是因为受到当地主办方的邀请,而且在这之前我们没有去过新乡,想去体验一下那里的氛围。从无到有,正验证了摇滚乐在国内的发展和壮大。

14.个人觉得癫狂收音机是国内是最具有地下精神的乐队之一。你怎么看待地下音乐呢,是形式还是精神?

郭炜:在我们眼中那种纯洁的、自我的、非主流的、不受商业和政治束缚的、只受一小部分人认可和追求的音乐叫做地下音乐。毫无疑问它是精神上的一种艺术形态。如果仅仅是形式,那地下音乐和NC的“杀马特”没啥区别,哈哈!!

15.摇滚乐本身是一种极具反叛的精神,但现在摇滚却越来越商业化,唯有地下音乐延续了原来的摇滚精神,但是地下音乐又呈现出一种蒙昧、片面的思想。比如朋克只知愤怒和谩骂,却不知应骂何物,为何而骂。你怎么看摇滚商业化和地下音乐的片面性的呢?

郭炜:只能说每一种音乐的方式只要存在,就有着它的价值,所谓商业化的摇滚乐应该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地下音乐本身它就是片面的、封闭的,但是同时也在受一部分人的追捧,这个不好说,只能说在这个多元化的世界观下,必定会产生多元化的表达方式。

16.看你们豆瓣,发现有一个香港的视频“Screamo Band Land In Hong Kong”,那次是什么性质的演出?

郭炜:那是2009年全国巡演香港站,完全自费性质的演出,这次巡演是我们伙同来自比利时的情绪乐队The Maple Room 一起完成的。此次行程非常的开心,相互交流,相互学习,他们很出色,在比利时地下乐队里很有名,他们和很多的国际一线大牌同台过,这其中包括Taking Back SundayBullet for My ValentineUnderOath等等等等。在某种时候真的很让我们羡慕,哈哈!!

17.一般来说,香港只有娱乐圈,没有音乐,更不用说摇滚了,但从视频来看那次演出的现场观众的数量和热情大大超过了Screamo类乐队在国内的现场,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呢?给大伙说说香港的摇滚。

郭炜:没错,香港确实是一个国际大都市,购物的天堂,整个城市节奏非常快,商业气息非常浓厚,但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意外的发现香港的地下音乐其实比国内的地下乐队更加的国际化,包括硬件设备方面也比较国际化。而且硬核这种风格在香港地下圈里很受欢迎,自然而然我们大陆过去的乐队就会受到关注。哈哈!视频中的那次演出是我们第二次去香港了,我们结识了很多香港的朋友,他们帮了我们不少忙,非常让我们感动。其实在香港有很多不错的乐队,比如大家耳熟的“荔枝王”、“秋红”,还有“The Love Song” 、“门生”等等!

18.乐队受邀参加过国内外哪些音乐节呢,最近的一次?感觉最棒是哪一次?

郭炜:以前我们参加过一些比较大型的音乐节,包括摩登音乐节,奥体中心音乐季,上海水上音乐节,以及刚刚过去不久的草莓音乐节。感觉最好的应该是上次的草莓音乐节吧,也是乐队现在阵容经历的比较大的一场演出,那天我们每个人发挥的都很好,台下的观众也很多,大家都比较开心,摇滚乐就是这样,台上乐队的激情往往是台下的观众所给予的,是一种自然产生的力量和气场,希望我们以后能多参加一些这样的大型活动,能让更多的人接触到我们!

19.给国内的ScreamoPost-Hardcore乐迷推荐几支必听乐队和唱片。

郭炜:Underoath:《Theyre Only Chasing Safety》《Define the Great Line

      Oh, Sleeper :《When I Am God

Fall of Troy:《Doppelganger

Every Time I Die:《Gutter Phenomenon》《Hot Damn!》

20.送给通俗歌曲(摇滚)的读者一句话。

郭炜:我们的音乐反映着我们的生活,表达着我们的情绪,期待着你的共鸣和认可!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中国摇滚乐,支持《通俗歌曲》,支持癫狂收音机!


原载于《通俗歌曲》,未经准许不得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6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