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网易油菜地的采访(旧文一篇)  

2011-08-19 11:13:38|  分类: 生活速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网易油菜地的采访(旧文一篇) - PJ -
左大PJ:一个有文化有内涵有道德的朋克愤青  
挖菜人:车大德

PJ是我见过对音乐这一感性产品抱有最理性审美情趣的年轻人,他对于音乐的执着和冷静远超过初入社会的同龄人,而偏偏他所偏爱的乐种却以疯狂和暴躁著称,对于大部分年轻人既熟知又遥远——朋克。请注意,朋克可不是流行天后艾薇儿,更不是黑皮衣加铁钉的时髦装扮,它粗糙、单调、愤怒、反抗,对于一味热爱春风和煦的小清新们,它是最不堪入耳的铿锵噪音,在这片和谐盛世的大地上,它是一株屈身于地表下的骆驼刺。正如PJ所说,朋克的魅力就在于它对于大众一点魅力都没有,可既然一点魅力都没有,是什么让PJ坚持着写乐评、做采访、组乐队,致力于将朋克发扬光大呢?对此,PJ给出了睿智的回应。还不知朋克为何物的朋友们,让咱们好好补上这一课吧。

小油菜:摇滚乐作为舶来品,长久被流行音乐工业化所压抑于地下,你是否认同中国缺少摇滚乐土壤的说法?
PJ:我一直认为,内地没有成型的音乐产业,只有盛行的娱乐产业。所以,摇滚在国内无法真正意义上进入主流市场,与音乐工业并无太大关系。
摇滚在内地生根、发芽,却无法开花结果,原因很多,这也是早一批摇滚人士苦苦探索的命题,甚至曾大声呐喊“复兴摇滚”。但终究现状如斯,时代的车轮并不由人的意志而改变。但正如谢天笑所说,摇滚需要的就是这种对抗逆境的精神,如果一切境况都顺了,摇滚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或许,我们应该更广泛地理解摇滚:它不应该是一个万人敬仰的终点,而是一个充满荆棘的过程。

小油菜:摇滚乐在中国的发展一直很艰难,朋克作为摇滚乐的一个子类更是小众。朋克的魅力在哪里?你认为它在中国存在的意义和历史任务是什么?
PJ:朋克的魅力就在于它对于大众一点魅力都没有,所以,它具备了摧毁一切现实意义的资本和力量,但这终究只能成为少数人对抗现实的手段。这是朋克鼻祖Sex Pistols为朋克做的定义,是朋克三大精神之一。
但可惜的是,这点被人们有意或无意的无限放大,以至于大众对朋克的理解非常狭隘,爱者它是一切,恨者它一无是处。
同是朋克鼻祖,The Clash代表了睿智的反思,反省自我,质疑权威;Ramones则以义无反顾的DIY精神,给一波又一波的失意青年以鼓励,这些都是朋克里更具生命力、更具时代精神的魅力。
朋克在中国没有历史任务,它应该是一种持之以恒的质疑自我、质疑权威、质疑社会的精神,从中人们应该获得最清醒的世界观。

小油菜:摇滚乐的小舞台常在酒吧,最近两年开始登上音乐节的大舞台。你认为近年中国是否会诞生如伍德斯托克一样伟大的音乐节?
PJ: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乌托邦之城,但永远不可能在现实中实现,这种反差就是乌托邦之梦带给理想者的最无情打击。
即时哪天,国内真的诞生了一个一百万人参加音乐节,所有人都冲着“爱、和平、音乐”而去,这依然不是Woodstock。因为Woodstock的伟大并不在于人多、音乐、泥巴……而在于“自发性”。
后人的“伍德斯托克情节”带着诸多因素,憧憬、缅怀、盲从、跟风、好奇、凑热闹、接触新文化等等,这些因素的掺杂让“自发性”不再纯粹,也就无所谓伍德斯托克了。
 
关于网易油菜地的采访(旧文一篇) - PJ -
 

小油菜:在大众开始接触和喜爱摇滚乐的同时,商业也开始与摇滚把酒言欢。良性的商业运作有助于摇滚乐的成长,但大量经济公司为了眼前利益恶性炒作。你认为中国摇滚乐如何防御不良商业运作的侵袭?尤其是年轻一代的摇滚乐队们如何保持清醒?
PJ:滚石的主唱Mick Jagger说过,优秀的乐队不拒绝商业,但创作不应受到商业运作的影响。举双手双脚赞成。
商业从某种意义上说,促进了整个世界的发展。但拜金主义的盛行,让商业走上了一条歧路。真正的商业应该为人们服务,而不该倒过来,人们为商业服务。这是价值观的扭曲。

小油菜:你称自己是一个有文化有内涵有道德的朋克,言下之意是大部分朋克缺少文化道德内涵是么?
PJ:这应该算是自嘲的说法。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三有朋克,但自己做地还不够,革命尚未成功,PJ仍需努力。
同时,我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朋友们看到朋克中更丰富的内涵,而非仅仅被大肆宣扬的虚无主义。我觉得当下很多朋克青年都非常盲目,他们愤怒、质疑、叛逆,但却不明原因,不知对象。这就需要我们反思,剔除掉观念中的盲从性,让自己更清醒。所以,我说朋克应该让我们获得一个更清醒的世界观。

小油菜:我们知道你曾热衷于音乐评论,给很多音乐杂志供稿,是否想过成为专职乐评人或音乐记者?
PJ:出于对音乐的喜好, 从大学开始只是纯粹地想做音乐方面的事情。就是做什么事情都想往音乐里靠,比如做电子杂志,就想以音乐为主题、业余时间就学琴、组乐队,就是单纯地觉得啥都应该和音乐靠边,才有干劲。后来,开了自己的音乐博客,最早是以提供下载为主的,后来慢慢转向音乐评论。
也曾想过以此为业,但音乐产业本身 并未健全,在这样的环境下做音乐记者是何等煎熬。所以,在很多次的自我拧巴和妥协后,选择了现在的生活状态。

关于网易油菜地的采访(旧文一篇) - PJ -
 

小油菜:接受你采访的音乐人,哪个人给你留下最深刻印象?
PJ:周云蓬。印象中的老周是国内最具人文关怀的民谣歌手,肉眼看不见这个漆黑的世界,心眼却能更明晰地洞察世界的明灭。非常敬畏老周处世的睿智和淡定。

小油菜:请介绍一下你新组建的乐队。在这之前你有玩乐队的经验么?
PJ:乐队名Break Damned,坚持三人阵型,鼓手小欣、贝斯班花,我负责吉他和人声,坚持简单粗糙的朋克风格,坚持在躁动的节奏中保持理性的思考。

小油菜:组建乐队的过程中最困难的是什么?你认为乐队最重要的是什么?
PJ:我始终认为乐队最重要的是成员之间价值观、世界观的契合度。看那些伟大的乐队,Ramones、Anti-Flag等,成员之间都保持着一脉相承的观念,到最后,所有人都会以获得这种观念为荣。

小油菜:你新组建的乐队前不久完成首演,从一个观察者转换为表演者,有哪些新的体验?
PJ:很长一段时间,我同时兼顾这两个角色,大学期间和朋友组乐队,来杭州后也一直有乐队活动,同时兼顾着给音乐杂志写稿。
角色的交错,常常能为我提供一些特别的视角。比如,评论一个乐队,我可以从技术方面入手;而自己做音乐的时候,又可以跳出来,以一个乐评人的身份为作品打分。这是个不断自我拧巴的过程。

关于网易油菜地的采访(旧文一篇) - PJ -
 
  评论这张
 
阅读(56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